首 页 文化新闻 快 讯 书画频道 旅游天地 美食娱乐 文化市场 民俗文化 大秦人文 在线留言 关于我们
陕西文化产业网 www.shanxici.com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首页 书画频道 书画新闻 我说我画 美食娱乐 热点追踪 文化市场 展览展会 民俗文化 大秦人文
新闻 新作在线 名家春秋 艺术影像 名店名菜 名师名宴 拍卖信息 销售展厅 民间艺术 秦文苑微讯
快讯 艺术采风 精品画廊 新锐画家 娱乐休闲 旅游天地 画廊黄页 《文化市场》 在线留言 关于我们
大秦人文
秦文苑-微讯
风采录-人物
秦乱弹-随笔
寻秦记-历史
文学汇-海天
文学汇.海天:论著
泰姬陵与长生殿
发布时间:2013/6/25 15:36:24

 【版主随记】西咸新区沣东新城和北京首都创业集团公司日前签订合作协议,计划累计投入380亿元,在即将建设的阿房宫国家遗址公园东侧建设控制地带及外侧,建设“首创阿房宫文化旅游产业基地”——6月24日,《光明日报》记者李洪鹏的这篇报道,引发媒体热议,面红耳赤成不少人的写照,忽然就忘了要写点什么,想起了大坐家两年前的一篇《泰姬陵与长生殿 》,全文照录如下:

人生太短促,几十年就是一眨眼的工夫。多数人倾其一生,在这个世界上也无法把握参悟一些事理,办不成一件事情,留不下一丝痕迹。少数人是幸运的,他们或凭思想语言,或仗功勋业绩, 或靠动人故事,或因其他什么,在地球的纪铭碑上刻下了深深的一行。
    不会有人否认,泰姬陵是最深的几道刻痕之一。看到她,人们很难把她和鬼气骇人的坟墓联系在一起。但是她确是一座糅合秀丽、柔美、华贵的典雅陵墓,毫无阴森恐怖压抑气息的陵墓。她不像金字塔那样缺少人味,也不像中国帝王陵那般过于肃穆,更像是仙女起居的宫室一样超凡脱俗。
    无数次看过照片,无数次听过传说,那曲线完美的“洋葱头”式穹顶,那洁白无瑕的大理石建筑,那构思奇巧的设计,那鬼斧神工的技术,征服了五大洲所有民族,尽管人们的信仰、宗教、观念、风俗、习惯都不相同,但是对泰姬陵的评价却异口同声。
    泰姬陵确实是座标志性的建筑,有人看到帝王的爱情,有人看到了建筑设计师的超高水准,更有人看到莫卧儿王朝衰落的转折点。
    说到这座建筑,人们常常喜欢引用泰戈尔的诗句,把泰姬陵形容为一滴泪。诗人的感觉是奇妙的,泪是晶莹的,也是苦涩的。但是这滴泪是为帝王的私情凝结,还是为莫卧儿王朝臣民的苦难滚落?
    面对泰姬陵,人们一般首先想起的是爱情。就像世界上有许多建筑经典一样,各国也都有许多爱情经典。但是把建筑经典和爱情经典紧密联结在一起的,只有泰姬陵。所以人们把莫卧儿王朝第五任国王沙杰汉和泰姬的爱情,当作经典中的经典。
    很少有人不为那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所打动,也很少有人记得泰姬陵中那两个人以外的人和事。我曾为司马相如和卓文君感动过,也曾为梁山伯与祝英台洒过泪,还曾为罗密欧与朱丽叶叹惜过,然而我无法为沙杰汗和泰姬唱赞歌。
    人们被沙杰汉打动的地方,集中于两点,一是高质量满足了宠妃的遗愿,建造了举世无双的泰姬陵;二是对去世宠妃的深情怀念,短时间内,须发皆白,每次亲临祭陵,都身着白衣,泣不成声。但是实际上这两点都被过度美化了。
    爱情就其实质来讲,是纯精神上的感情。推崇爱情却以物化方式如珠宝豪宅香车来宣扬,那还是爱情吗?羡慕者究竟是看中了爱情,还是被珠光宝气扰花了眼?如果那些劳什子和爱情是统一的,那么,贵富人家有东西炫耀,而贫民百姓因没有物质基础,便没有美丽的爱情,至少没有让人心跳的表达,这不有些荒谬吗?
    莫卧儿王朝中,不独沙杰汉,几代君主都有大兴土木的癖好, 如今看到最好的印度宫殿建筑差不多都是这个时期的作品。同时其他人也有为配偶建豪华宫殿陵墓的传统。第二代国王胡马雍死后,王后便下令建造了宏伟的胡马雍陵。这座陵墓不仅设计一流,成为日后泰姬陵的范本,而且,王后在上面倾注的对“大行”国王的感情并不次于沙杰汉对泰姬的表白。人们忽视前者,高调吹捧后者,原因在于泰姬陵的建筑更为精彩,并不是沙杰汉的爱情更加纯粹。君主们为自己的心上人修建宫殿陵墓,依仗的是搜刮掠夺来的钱财,以此创造成果来为一己私情增光添彩,与强盗用抢劫来的财宝取悦情人何异,我无法为之感动。
    泰姬临死,在遗嘱中有一条要求沙杰汉不得再娶。当时沙杰汉只有 38 岁,伊斯兰教本来就实行一夫多妻制,泰姬的要求不是公然离经叛道吗?我总疑心这是讹传,应为不得再立王后。至于后宫多少佳丽,不是她能管得了的。泰姬是众多嫔妃中最出色、地位最高的一个,在一段时间里艳压群芳,死于最具成熟魅力的年纪( 36 岁),因此最得宠幸,但这不足以说明她与沙杰汉的爱情有什么特殊,有什么可歌可泣。对后宫三千的帝王来说,女人不过是他们频繁调换的各种口味而已。对其中一人保持了较长时间兴趣,没有值得夸赞的理由吧? 或者可以说,在多妻制中,沙杰汉是较为少见的有专宠的人,这也不能美化为爱情吧?究其实,帝王就是高级嫖客,他们有特权包养女人,男人可以眼红,女人难道也要礼敬?也许在妇女地位低下的印度,沙杰汉的行为算是羊群里的骆驼。要说印度妇女把这推崇为爱情,我毫不奇怪。然而其他国家的人也把它视为爱情的典范,我就大为不解了。爱情,这两个字不能滥用到随意慷慨奉送的程度吧!
    有人建议应该在泰姬陵前安放一尊塑像,纪念这座无与伦比的建筑的设计师。塑像要将人们的目光吸引在高举的、被砍去手掌的右臂上。我虽然不懂雕塑艺术,但是情不自禁有一种为建筑师做点什么的冲动。在我的想象里,塑像应该兼具“维纳斯”和“拉奥孔”的静与动、弛与张,敛与放, 它糅合了悲愤与喜悦、遗憾与满足、失落与宽慰等等表情。伤口处仍然滴血,睿智的额头皱纹深嵌,紧闭的嘴唇不笑不怒不畏不猛不傲不怨,或许只有忍,忍辱负重,司马迁式的忍,一种智者的坚忍。塑像不是面向来访者,而是面向整个建筑。因为他不需要任何语言,不需要解释诉说。他的眼里只有建筑本身。他完成了来到世间的使命,创造了一个奇迹。他是为这座建筑而生,为这座建筑而死。
    人们盛赞沙杰汉的非凡鉴赏力,正是他选中了享誉全球的设计方案。可是,从泰姬陵建成三百多年以来众口一词的评价上,不难想象,换作任何人都会毫无疑义地采取相同的选择。独一无二、美轮美奂的设计本身为设计师赢得了折服世界的巨大魅力。沙杰汉只是运气不错,在天时地利人和诸条件齐备的情况下,顺手推了一把,如此而已。沙杰汉唯我独尊,揽众美于一身,不难理解,然而众人不察,交口称赞,难道是鼓励冒功领赏?奖掖剽窃掠夺?
    沙杰汉砍掉设计师的右手,是为了那只画图的妙手从此不复存在,永远不可能再为别人,再在别处设计超越泰姬陵的建筑。他成功了,从此印度再无令人眼前一亮的建筑问世。按照印度的风俗习惯,两手分工明确,不容混淆,左手清理便后的肛门,右手捏饭送入口中。砍掉右手,有深度羞辱的意味。沙杰汉也许没有想到,让世界级的大师在肉体与精神的双重痛苦中苟延残喘,羞辱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世界。爱情是自私的。然而沙杰汉的爱情自私到容不下为他献出全部智慧的设计师,自私到不顾百姓死活,不惜耗尽民脂民膏,却是令人发指的。人们的眼里只有落成的建筑,可曾有谁统计过多少百姓因此而倾家荡产,生不如死?又有多少人死无葬身之地?古代世界的顶尖建筑都包含着一个难以解脱的矛盾:绝妙的视觉享受,繁重的赋税劳役;个人的炫目功业,大众的血肉牺牲。后世观者赞:值!当年苦力者如何评说?我们曾经有一种共识:历史经验表明,大兴土木是腐朽衰亡的症状之一。我们同情“孟姜女哭长城”,难道面对泰姬陵要采取另一种价值尺度?沙杰汉与泰姬的爱情光环背后,是千千万万个孟姜女的家庭被否定被摧残。光图自己幸福,让别人痛不欲生,这不是值得颂扬的好德行吧?一个自私、冷酷、凶残的人会有怎样的爱情?泰姬感动,情有可原。其他人也觉得受用,不是有点滑稽吗?“一将功成万骨枯”,胜利越辉煌,牺牲越惨重,我们究竟应该向凯旋归来的将军欢呼,还是为捐躯沙场成就将军功业的无数亡灵默哀?
    人们常常叹惜,沙杰汉没有实现愿望,在河对岸为自己另建一座同样壮观的黑色陵墓,以及联结两座陵墓,黑白各半的“鹊桥”。我则庆幸,就算国力允许,材料充足,工匠技艺纯熟,人民心甘情愿,天才设计师却决不可能再创辉煌。人一生的创造力只有一次爆发式表现,只有“一鼓”的实力,以后便“再衰三竭”,形不成气候了。假定沙杰汉完成了全部梦想,势必出现两座建筑的对峙较量。外形完全一样,人们会是什么感觉?和谐吗?一黑一白,从视觉效果上,白色肯定醒目,黑色难免晦暗,于是一强一弱,出现如同现在泰姬陵内一大一小两个极不协调石棺的情形。那样,观者会更加惊叹,还是顿感别扭?如果真的达到了完满和谐的境界,没有了缺憾,艺术上的美感是否会因此减弱?其实,完美如泰姬陵在我眼中也不是无可挑剔的,它巧妙运用了白色大理石给人的视觉美,但宝石镶嵌却破坏了纯洁自然的容貌,所以远眺比近观感觉更典雅。另外,在承认设计师高超创造力的同时,我有时觉得泰姬陵冲击视觉的原因之一,是周围环境的陪衬。一片脏臭烂泥塘中,一支荷花俏丽妩媚。若是建在巴黎纽约,其震撼效果还会依旧强烈吗?所以,大可不必为没有实现的叹惜,目前我们看到的就是可能达到的最佳效果。
    沙杰汉不知道奇迹是不可复制的,所以他要砍掉设计师的手。他的儿子,那位软禁了他,弑兄杀弟,夺取皇位的奥伦泽布更不懂这个道理,居然在泰姬陵建成二十五年后,为自己建造了一座酷似泰姬陵的建筑。远处瞧,外形相同,近处看,粗陋不可同日而语,毫无原版神韵,倒尽了天下人的胃口,成为后人笑柄。
    有人说,沙杰汉对亡妻的爱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事实上,他荒淫暴虐不亚于其他无道昏君。正是因为它沉溺于性爱与毒品中不能自拔,才授口实于其子得以篡位。
    从沙杰汉很容易让人想起中国的几位皇帝,其中行为作派很接近的后燕慕容熙,因为过于变态,摆不到台面上。而另一位同样有缠绵爱情神话的中国皇帝——唐玄宗李隆基,虽然他与杨贵妃的爱情被白居易的《长恨歌》渲染得妇孺皆知,但是,中国皇帝老儿的爱情比沙杰汉更经不起推敲。且不说一个好色乱伦的老头怎样霸占了一个虚荣美艳的儿媳,就算乐天先生探听到长生殿里的一句私房话,“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把李、杨爱情忽悠得有点动人,成为无数痴情男女拾取的牙慧。但想到贵妃后来的下场,虚假谎言编织的梦幻立刻破灭。除此之外,他们还有什么能够让人感动一把的?或许有人举出老李为了小杨喜啖荔枝的嗜好,一到季节,每天派专人万里快递,这足以和沙杰汉满足宠妃遗愿比美。别人不说,杜牧先生听到大概要气得炸尸了。“一骑红尘妃子笑”,换作你受人驱使,骑在颠簸的马背上,顶着风吹日晒雨淋狂奔,会是什么感觉?美人的倩笑大概不会给为贵妃买单的纳税百姓们添加动力吧?或许又有人说,玄宗在华清宫,特意为贵妃洗澡修造了“海棠汤”,虽然规模、设计无法与泰姬陵比,但总算是个东西,起码和现在送给大奶二奶的房子、车子、钻戒差不多吧?对此,唐人吴融肯定不屑一顾,“绿树碧帘相掩映,无人知道外边寒”。而石壕村民与卖炭翁也许欲哭无泪,早都流干了。插队时,去过临潼华清宫,雕梁画栋与陕北土窑洞对比强烈,但并没有激起丝毫艳羡情绪,反而觉得十分刺眼反感。我特意指名要泡“贵妃池”,内心充满一种农民造反者在官太太小姐绣榻上滚两滚的恶毒快意。如今回想起,虽觉粗鄙好笑,然而有了在中国社会底层的生活经历,再看别人为帝王涂脂抹粉,评功摆好,无论古今中外,都让人齿冷。曾经信誓旦旦的李隆基,在马嵬坡前,可有主动承担责任的勇气?可有携手同赴黄泉的愿望?可有像个爷们儿,跃马横枪,为了护花不惜以一人之力抵抗六军的表示?在需要爱情支持的时候,可有哪怕几句贴心话,安慰即将“宛转蛾眉马前死”的情人?他对贵妃的感情,除了肉欲,欣赏“新剥鸡头肉”外,可曾升华过?如果要讴歌爱情,从最不具备真情实感的帝王家寻找,不是南辕北辙吗?如果李隆基不值得恭维,半斤八两的沙杰汉呢?中国古代文人不屑为的事,难道不是他们鄙视的有理吗?华清宫无言,但是它见证过帝王的荒淫无耻,见证过唐王朝由盛而衰的转折,见证过历史的悲喜交加、啼笑皆非。
    泰姬陵也是如此。本应为泰姬陵设计师所拥有的光辉,被沙杰汉遮蔽了;本应为设计师所拥有的名声,被沙杰汉剽窃了。连设计师的真正姓名也被各种资料的不同记载所模糊了。有的说是土耳其建筑师乌斯塔德 * 伊藤,有人说是波斯人穆罕默德,还有说是拉何利,或伊斯梅尔 * 阿凡迪。这是人类文明史的悲哀!看到美貌绝伦的泰姬陵,人们真正需要记住的是那位或那群伟大的设计师。感谢他或他们,让我们获得了超越生死阴阳的极美视觉享受。但是我们不能在“三月不知肉味”的同时,失去了 善恶的评判。

理事单位 更多
· 陕西知青艺术团 · 《魅力西安》 · 大长安文化艺术沙 · 西安通嘉商贸有限 · 陕西神州假日旅行 · 花样年华咖啡
· 太白酒业宾馆 · 西安财金培训中心 · 陕西艺朝堂文化公 · 西安正格商贸有限 · 西安升通利音视频 · 西安尚德画院
· 陕西骏业印务有限 · 陕西白鹿原文化研 · 陕西达源石化物资 · 西安未央书画院 · 陕西锐步石油科技 · 陕西光明建筑工程
· 陕西大正建筑安装 · 西安飞力泵阀科技 · 西安鑫海石油设备 · 苏福记餐饮有限公 · 陕西正阳环保能源 · 西安新飞实业发展
· 陕西春秋书画院
链接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主办:陕西文化产业网 版权所有
电话:13609151400.15591862896  Email:wartermoon@163.com  QQ:陕西省文化产业群:QQ48447227
www.shanxici.com